新情勢下的調整

各位親愛的會友:大家好!

首先謝謝大家對張會長多年眼疾的關心,在雙眼先後動眼角膜移植手術,經過恢復期後,張會長的視力已大有進步。會友中若有類似眼疾者,張會長很願意與您分享她接受治療的經驗,同時提醒您在盛暑天不宜外出以防意外。因今春她赴雲南捐助時就遇高溫眼睛出狀況,幸有驚無險。雲南今年的天氣極反常,報導說有些地方氣溫高居全國之冠。她到東川一所高中與學生見面那天是攝氏40度,爬山到一名學生家做家訪抽查時,雖有預備,打著傘還特地戴了兩副墨鏡,仍被熱氣薰得臉、耳、眼都紅腫得燙手,且頭昏、視力糢糊兩眼微血管破裂,身上全是又疼又癢的紅塊,當晚趕回昆明急診,經月餘症狀才消盡。為安全起見,她以後會提前在二月底,寒假過後學校開學時就動身。

往年雲南任何地方發生地震,雲南省僑聯都會請求媽媽聯誼會捐款幫助建校舍。今年5月30日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的盈江縣再次發生6級地震,省僑聯的公益基金會未收到盈江任何求助信息。據云,是2011年那次地震後,有問題的校舍都重建了,所以這次地震才經得住沒受損,媽媽聯誼會在之前的兩次盈江地震災區,由政府配套捐建的三所小學也毫髮無傷。現在中央有錢,都是直接撥款或啟動央屬企業對極重災區實施對口捐建,並由國家部委對重建重點領域和行業進行幫扶,給的賑災和重建金額都很大。所以,現在欲對地震災區捐建學校,若捐助金額小,就很難達到捐助者的心願。張會長從昆明一位朋友處也得到證實:雅安地震時,此君與幾位做生意的朋友集資100萬人民幣,欲選一所災區小學幫助重建,由他們命名。因各受災學校從別處得到的捐款足夠,也不需再請求當地政府出資配套,學校自然是配合大款的要求了。後來,他們將這100萬轉用於幫助其他地方的幾所貧困小學,認為捐款用在了刀口,他們滿意,學校也感謝。所以媽媽聯誼會也將調整捐建校舍的對象,只幫助山區需恢復教學點的村落。

自大陸中央落實九年義務教育,為解決資源浪廢、師資不足、教學質量落後、學生上學需爬山涉水的種種問題,決定實施「撤點併校」的政策,將分散於山區自然村裏的教學點(一至三年級)和生員不足的完小(一至六年級)合併,改在交通較便利的行政村或另擇地點重建校舍,讓學生寄宿就讀。但也衍生了其他問題﹕老師白天教課批改作業已夠辛苦,夜裏還得拍哄照顧那些仍會尿床的一、二年級小娃,對老師的情緒與教學質量有很大的影響。於是要孩子的母親在學校附近租屋自己照應,週末才回去幹農活。這麼一來,不僅給家長增加了房租、車資等額外負擔,也影響了生活所依的務農收入,就乾脆不送孩子上學,要求恢復教學點。而有些在撤點之前未改建的校舍都已成危房,需資金重建,雲南省僑聯的公益基金會「僑心工程」 項目,現在就只選這種小學幫助。媽媽聯誼會也跟隨調整,同時加大捐贈圖書及電化教學設備,幫助提高學校的教學質量。

幫助孤兒是媽媽聯誼會的一貫宗旨,不分國界。2012年大陸中央對西部落後地區孤兒實施了生活、教育包辦至18歲的助孤政策,且每名孤兒所獲補助資金充裕。媽媽聯誼會即調整了在雲南的資助對象,受助孤兒只限殘障孩子,因他們得到的補助僅來自地方財政,經費不足的地、州無法妥善照顧這類孤兒。現今大陸中央國庫充裕,嘉惠殘障的政策一經完善,實施之日應可期待。屆時殘障孤兒的生活與學業,將也能與一般孤兒一樣受到同等待遇。所以媽媽聯誼會在繼續幫助雲南殘障孤兒的同時,也著手從許多經濟落後的國家中挑選更需要幫助的孤兒,繼續推展媽媽聯誼會的助孤計畫。經過年餘的調查與設計了可充分監督的辦法後,我們決定專款專用,與《和平基金會》(Foundation for Peace,簡稱:FFP) 合作,幫助海地的孤兒。FFP屬教會組織,在FFP正式註冊成立之前,其所屬教會在海地、多明尼加等經濟、教育落後國家已有數十年救助經驗。(見《海地及和平基金會工作 簡介》)

海地有很多孤兒,因貪腐嚴重,FFP的做法是不把捐款交給政府和當地人。和其他在海地幫助的教會組織一樣,在美國有許多志工幫助他們募集捐款,將購買及募到的食物、生活及學習用品、藥品、玩具、甚至課桌椅,用大貨櫃運至海地分送到孤兒院及到處可見的貧困家庭。並安排義工輪流到海地,住在孤兒院指導孩子的功課,幫忙修建、油漆院舍,教孩子做手工、帶領活動等等。孩子們最需要的是受教育,FFP將學費直接繳給學校,並派人追蹤確定孤兒真正上了學。

幫助海地孤兒,目前媽媽聯誼會已籌集到一筆專款,不動用普通捐款。我們很慶幸已有一位經常去海地孤兒院服務的現成義工——張霓,願做媽媽聯誼會的全職義工,幫聯誼會監督海地的工作。從《情繫海地》的短文中,您可感受到她對海地的深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