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年支教 一輩子中國情

摘錄自《春城晚報》

本會會友楊韻泉老師的雙語教學經驗豊富,方法活潑生動。多次到雲南教授和培訓。2010年又經本會安排到德宏州芒市的民族高中授課及培訓英語老師。11月21日昆明《春城晚報》的德宏版對楊老師做了全版的報導。我們摘錄了部份與大家分享。

11月21日晚7點鐘,州民族中學高中部迎來一場音樂盛宴。這是學校建校以來首位外教——美籍華人楊韻泉老師,傾力打造的外教英語匯報演唱會。

自10月25日,楊韻泉不遠萬里從美國抵達芒市,他一三五教授學生英語,每周3次訓練學生合唱團,從唱歌中學習英語及文化。周五,他還安排學生參與英語角,多方面培養學生學習英語的動機與方法。這是他每到一個地方義務支教的例行「公事」,從不拖沓和臨時退堂。

事實上,自上世紀80年代起,楊韻泉每年都會抽出幾個月時間回國義務支教,至今已有15年。這位美國退休的社會服務者及教育者、美國媽媽聯誼會教育顧問,留給所到之處的師生評價是:學識豐富、老頑童、有活力、敬業、無私奉獻。

11月21日晚上7點鍾,學校高中部操場聚集了1700多名學生。當第一輪合唱曲目《我很高興認識你》、《英語字母歌》、《小星星》、《雪絨花》、《通巴》唱過,全場師生都為這支臨時合唱團震驚了,掌聲如潮水般不斷。「難以想象,這些孩子只接受了20來天的培訓」。一位受邀前來觀看的家長感歎。

這支臨時合唱團是楊韻泉一手組建起來的。在他看來,任何學科都不是死的東西,應該是實用性、生活化、趣味性的東西。唱歌,不但可以讓學生學到音樂和語言,還能學到文化和歷史。比如,大家都知道或會唱《小星星》這首歌,卻不知道這首歌曲原來的旋律是莫扎特寫的。楊韻泉趁著這個機會,給孩子們講莫扎特,講他的故鄉,他的樂器還仍然保留在那堙A再順便介紹一下德國的風土人情。「我也去過」,順便給他們展示當年拍的照片。還有《雪絨花》,很多人看過電影《音樂之聲》都知道這是其中的一個插曲。楊韻泉說,影片講述的是奧地利一個很有愛國意義的故事,最後一句歌詞是「求上天祝福我們的家園」。「對我個人而言,我自己是在二次世界大戰,日本侵略中國抗戰末期出生,又在國外逃了3次難。所以這首歌我每次唱的時候感觸都非常深,我也希望這一代的孩子不要忘記了日本侵略我們中國的這一段歷史」。

11月26日,是楊韻泉離開芒市,啟程回美國的日子。因不能和學生一起過聖誕節和新年,21日晚上的音樂盛宴還安排了聖誕節的合唱《鈴兒響叮當》、《聖誕快樂》、《友誼地久天長》等曲目。這次楊韻泉離開芒市時,帶走的是學生濃濃的情誼﹕「內心對你充滿感激和不捨,我不希望你走,還希望你教給我更多的東西」、「我是中國人,但知道的歷史文化知識不如你多,這讓我汗顏」、「我好後悔自己沒有參加合唱團,那天的表演很震撼」、「你好可愛,哪怕喊破了喉嚨還是在舞臺上笑著」。

15年前,楊韻泉開始中國大陸的義務支教之旅。每年會回來中國一到兩次,每次兩三個月的時間,在最需要的學校,教學生學習英語,中西方歷史文化,還有他很擅長的唱歌。「我沒有選擇到大城市,大城市本身人才比較多,願意去的人也比較多」。楊韻泉說,他個人的目標,是多幫助偏遠地區的小孩。「這次來芒市也是因為聯誼會會長張春華跟我講了兩年了。說在芒市需要開展工作,州僑聯這邊希望重點學校有外教來教英語」。就這樣,楊韻泉成了州民族中學建校以來的第一個外籍教師。

記者曾跟著學生們一起上課,看他們上臺用英語展示自我,也看他們在教室堣@起練習合唱。無論是英文歌還是中文歌,在楊韻泉激情及耐心指導下,所有學生都非常認真投入地學習,沈醉在音樂的熏陶之中。楊韻泉還運用上了物理方面的知識,課桌上有水杯和碗,裝上不同程度的水,就能敲打出哆、唻、咪、發、索、拉、西、多的音符。在他這堙A任何東西都可以成為傳授知識的一種載體。未來,還能支教多長時間?楊韻泉的答複是,一直到身體跑不動為止。

記者:「你覺得一個好老師應該是什麼樣的?」楊韻泉:「一個老師就好像做一個演員一樣,你要跟觀眾有互動,老師就是要跟學生有互動,不是死板地照本宣科。不同的地方、不同的學校、不同的學生,他們可能對同樣的事物有不同的需要及反應。所以,我有時候上課像在演戲,我可以用到我的音樂才能,也可以用到我學習到的演講以及話劇方面的一些技巧,上課時學生不會覺得非常枯燥。上課時,我盡量鼓勵學生,告訴學生他們要思考問題,要問為什麼,學習怎麼樣提出問題,怎麼樣表達自己的一個概念或者思想。」